你的瀏覽器實在 太舊了,升級完瀏覽器再說 立即升級
首頁    /     新聞資訊    /     公司新聞
【主角】這位38年經驗的“剪刀手”,果樹修得像雕塑
2019-07-04   17-10-29  作者         351

6月26日13點,太陽正大,綠油油的藤椒樹看起來也有些打蔫。正值藤椒采摘季,本來打算等陽光稍弱一點出來忙碌的,但聽說謝劍新路過這裏要指導大家采摘,四川省綿陽市三台縣蘆溪鎮玉星村的幾十位農民帶上草帽,幾分鍾就趕到了藤椒田裏。

謝劍新是當地農業技術專家,在從政府部門退休前,就以一手果樹修剪技術聞名,“他剪過的果樹,不論是桃樹還是別的,都比別人剪過的要好,而且以後修剪起來也不費力,照著他的思路剪就行。”玉星村村主任王俊說。

農村流行一句話——“果樹要高產,必須要修剪”。對果樹進行修剪,通俗的理解就是將無用的枝條減掉,減少果樹對養分的負擔,營造出比較理想的樹型,從而使得果樹生長更好,提高產量和果實的品質。

看似簡單的修建動作,在有著38年經驗的謝劍新手裏,能變出什麽花樣呢?

現場秀技術:幾秒下一剪 幾乎沒停頓

謝劍新頭發花白,練過武術的他體格健碩,雖然已64歲,自稱“仍有一定戰鬥能力”,在果樹間穿梭動作幹淨利落。

體現在果樹修剪上也是一樣。一棵藤椒樹,隻用十幾秒時間就修剪完畢,至多不超過十幾下,幾乎每一次出剪刀前都沒有停頓,猶如行雲流水一般。隻聽哢嚓、哢嚓聲連成一線,最多半分鍾,一棵枝條看似繁盛的果樹,就被“剃”了一半左右的枝條下來。

在出剪的間隙,他還要給種植戶們講解為何如此修剪,“枝條有強弱之分,要分辨哪些是強枝,還要為未來抽芽做好提前量……這樣減下來,比較方便接下來的采摘工作……”謝劍新說。

跟在身邊觀察了半個小時,幾十株經過謝劍新修剪的藤椒樹,看起來形狀不盡相同。川報觀察記者忍不住向同行的四川農業大學林學專業畢業生小劉請教,“經濟林栽培的課上,講解了果樹修剪的原則,也有示範圖,但在實際操作中,要考慮的因素很多,往往不能簡單套用示範圖。”

在他看來,新手往往要思考很久,才能下剪,還要不時與示範圖進行對比。謝劍新的出剪速度飛快,其實是對藤椒樹的生長非常熟悉,各種情況爛熟於胸,所以出剪之前仿佛已有成型的圖樣,類似於“胸有成竹”。

量的積累:一年要剪上萬刀 購買了全縣第一台電動剪刀

在飛快的出剪速度背後,是謝劍新瘋狂的修剪次數。從1972年接觸農業技術以來,謝劍新每年至少要出剪幾萬次,有時忙起來,一天就要出剪上千次。如此大的工作量,讓簡單的壓下剪刀的動作也變得吃力,因此他購買了三台縣第一台電動修枝器。

當時三台縣城沒有出售的店鋪,他隻有在網上購買。最初的電動剪刀還需要帶一個蓄電池,使用時掛在腰上,用一根線連接手裏的剪刀。現在他用的是一個更小巧的電動剪刀,類似於手槍形狀,前端伸出兩個小巧的剪刀刀刃,後麵是裝著電機和電池的機體,在握手的位置有一個類似手槍扳機的開關,輕輕一壓就能將樹枝輕鬆剪短,不費力。

普通的修枝用的剪刀售價15元左右,而電動剪刀價格在1000元左右,多花的錢換來的是手指的輕鬆。“用人力的剪刀,有時一天下來手指都是軟的,哪怕每一剪隻用一點力氣,積少成多也很累。”謝劍新說。

近幾年來,謝劍新負責全縣17萬畝藤椒種植技術的培訓,先後接受他培訓的有3000多人,在一次次現場技術教學中,他的這台電動剪刀也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現在也有幾名技術人員購買了類似的產品。

在他看來,這種變化很有意義。很多人都將修剪果樹看得很簡單,認為無非就是剪幾下而已,和剪紙剪布區別不大。現在許多人會購買專門的設備,說明他們認識到多剪多練的重要性,開始注重這種專業技術。

由術入道:修剪果樹像雕塑 要考慮材質、氣溫等因素

謝劍新本來不知道自己的修剪技術有多好。一次在鄉鎮上培訓時,一位農民和他說起,多年前謝劍新在當地修剪過的幾株桃樹長勢喜人,比周邊其他人修剪過的要好很多。好奇心驅使他到現場又看了一遍,確實長得繁盛,每年桃子的產量也更高一些。

從那以後,謝劍新開始注意總結自己出剪前考慮的內容。

後來他慢慢發現,許多人修剪果樹時,考慮的內容比較少,有時隻是在模仿教科書上的示範圖,但是對為什麽要剪成示範圖樣子的原因不了解。謝劍新將手掌朝上,五指微微聚攏,看起來像一把掉轉過來的雨傘,“這種形狀叫做自然開心型,樹枝比較舒展,有利於接收光照,通風,不容易得病蟲害,但在實際操作時,還要考慮很多其他因素。”謝劍新說。

比方說,今年夏季雨水比較多,考慮到秋季可能降雨會少,就要在修剪時多預留一些樁頭,每個樁頭上可以抽發3-5個枝條。

考慮到接下來的采摘等工序,就要在修剪時預留出便於操作的空間;還要考慮陽光朝向,當地藤椒一律按照行間距3米、株間距2.5米的要求種植,在修剪時就要在行間多留一些……

“好的果樹形狀,要考慮氣候、土壤、栽種習慣、工序等等內容,還要根據每一顆樹的長勢特點來考慮,基本上就是,出剪前考慮的因素越多,想得越周全,修剪後的效果就越好。”謝劍新說。

隨著出剪次數達到一定量以後,謝劍新對修剪果樹也有了新的認識。“一定程度上,修剪果樹很像雕塑,需要審美做支撐,好的樹形,往往也是美的,考慮到枝條的強弱分布等等。”為此,他將毛筆書法作為業餘愛好,“找出那種自然美的共性。”